北京拆迁律师

  • 拆迁律师咨询电话13611071003
  • 律师观点

    欧阳甫律师

    联系律师

    • 北京拆迁律师
    • 欧阳甫拆迁律师团队
    • 联系手机:13611071003
    • 电子邮箱:445813217@qq.com
    • 网址:http://www.oyflawyer.com
    • 所属律所:北京市炜衡(广州)律师事务所
    • 联系地址:广州市天河区花城大道18号建滔广场18楼

    从李文亮医生之死看“官状病毒”之谣言种种

    作者:北京拆迁律师 发布于:2020/2/27 21:20:00 

    今天,一个人的死牵动了亿万人的心。

    他是一位普通人,也是一位普通医生。为大众所熟知,是因为他的谣言,也因为他的死去。

    他死于新型冠状病毒,也死于传统“官状病毒”。

    他至死都还是被定性为造谣者,训诫的行政处罚一直摆在那里。没人出来认错,也没有任何行政机关撤销这个行政处罚。

    当一次次需要以开腔验肺般的悲壮自证清白,以自我牺牲的孤勇还击谣言的时候,我们还需要多少这样的悲剧:那就是以悲剧的方式为自己平反。

    魔幻在现实中上演,如我们玩过的那个杀人游戏:预言家走了,狼人还活着,凶手与平民在互撕,女巫还在努力研制解药,法官说太平盛世,天黑请闭眼。

    这一次,人们选择睁开眼睛,民意哗然而彪悍,似乎肉身的紧箍咒,有助于启动精神的大放送。

    这注定了是一个会被定格为永恒的春节,我们在无边的宁静中体验不一样的兵荒马乱。疫情在肆虐,人心在折损。

    于是,武汉市人民政府向李文亮医生致敬,国家监察委派调查组赴武汉在途。愿这一事件的意义得到升华,愿揭示和传递真相的人,不再含冤而逝。

    但是,在未完成意义的升华之前,让我们以李文亮医生的精神,并且以法律的名义,理性地对谣言事件作出定义。

    “一束光照进铁塔,铁塔里的肮脏龌龊被显现,这束光便有了罪。”

    何罪之有?

    1960年,美国沙利文案确立了只要媒体报道不构成“实际恶意”,而且对事实有过查证,那么,不论事实真相如何,都不构成故意的恶意中伤。

    当时《纽约时报》刊登了一起政治宣传广告,呼吁读者支持黑人民权运动。广告中警察驱逐抗议学生的情景部分失实,蒙哥马利市政专员沙利文代表警察控告《纽约时报》,要求名誉赔偿。官司一直打到最高法院,大法官布伦南提出了“实际恶意”原则,即对于公共事件或公众人物报导中的错误,控告者必须“明白无误地和令人信服地”证明媒体明知故犯或严重失职,否则不能算是诽谤。最后,《纽约时报》胜诉。

    沙利文案的第一要义是保护言论自由。布伦南法官指出:“错误的陈述也有‘呼吸的空间’,故也需要保护。”著名哲学家,教育家亚历山大·米克尔约翰,多年提倡“人民对政府的任何评论,都享有免责权”,得知此作为言论自由的里程碑判决结果后说:“这是值得当街起舞的时刻。”

    沙利文案有两个要点,一是公共事件或公众人物,二是实际恶意。

    疫情事件,在消息源被严密控制,甚至央视记者的采访都被粗暴打断的情况下,要求字字精确,无异于要求禁止发声。更何况警方不问实际恶意和社会效果,动辄以“传播谣言”为名治罪,无疑妨碍了公民的言论自由权利。

    沙利文案准则并没有在中国法律中得以确立。但是,吹哨人保护制度在《宪法》第四十一条中就有体现:“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由于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侵犯公民权利而受到损失的人,有依照法律规定取得赔偿的权利”。我国的《刑法》、《刑事诉讼法》等法律也有相关条款。此外,还有一些专门的部门法规也做了相关规定,比如《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保护公民举报权利的规定》等等。

    那么,具体到李文亮因造谣被训诫一案:

    事实层面,2019年12月30日17时48分许,李文亮在一个150人左右的同学群中发布信息称:“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在我们医院急诊科隔离”同一天,武汉市卫健委印发的《关于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紧急通知》也在网络上流传,其中要求严格信息上报,并强调“未经授权任何单位,个人不得擅自对外发布救治信息”。今年2月1日上午,李文亮被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法律层面,有三个要点:第一,面对有可能引发的公共事件,仅向特定人群小范围披露,是否构成违法?第二,将新型冠状病毒表述为SARS,是否属于与事实不符的谣言?第三,该表述误差是否达到需要给出训诫书的违法程度?这里的争论交给法律人士,不做专业的展开。

    好消息就是,1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在公众号头条位置刊发署名文章对“武汉8造谣者”给予了偏肯定的宽容解读:

    “不同个体基于认知水平的差异,对同一事物,完全可能产生不同程度的“虚假信息”,我们应该理解法律对个体的适度宽容态度。

    试图对一切不完全符合事实的信息都进行法律打击,既无法律上的必要,更无制度上的可能,甚至会让我们对谣言的打击走向法律正义价值的反面,成为削弱政府公信力的反面教材。”

    武汉警方的训诫书,是否能成为经典的反面教材?李文亮医生的以身殉职,是否可以终结“官状病毒”之谣言处置?汹汹民意是否能为践行宪法之言论自由撕开一道裂缝?李文亮医生之死是否会为我们留下一些精神遗产?这些都是我们期待的答案。

    朋友圈有一段话是这样说的:

    人生在世,有三不笑:不笑天灾,不笑人祸,不笑疾病。

    立地为人,有三不黑:育人之师,救人之医,护国之军。

    千秋史册,有三不饶:误国之臣,祸军之将,害民之贼。

    读圣贤书,有三不避:为民请命,为国赴难,临危受命。

    李文亮医生都做到了,愿逝者安息!


    上一篇:等 爱

    下一篇:怎么看待“战疫中的医生家中猝死未认定工伤”

    相关文章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律师

    欧阳甫 欧阳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