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拆迁律师

  • 拆迁律师咨询电话13611071003
  • 律师观点

    欧阳甫律师

    联系律师

    • 北京拆迁律师
    • 欧阳甫拆迁律师团队
    • 联系手机:13611071003
    • 电子邮箱:445813217@qq.com
    • 网址:http://www.oyflawyer.com
    • 所属律所:北京市炜衡(广州)律师事务所
    • 联系地址:广州市天河区花城大道18号建滔广场18楼

    山东“合村并居”的合法性分析

    作者:北京拆迁律师 发布于:2020/6/24 9:59:37 

    2020,注定是一个不平静之年,当还未走出疫情阴霾的民众被召唤着通过摆地摊谋生活的时候,一些人的命运再一次的被推倒重建,他们最后赖以生存的宅基地被要求收回,搬迁至尚未开工建设的厅和室楼房。

    2020年5月6日,山东省自然资源厅发布《山东省村庄布局专项规划》,明确了山东省的“合村并居”政策,制定全省合村并居规划指导,稳妥推进合村并居。引发广泛关注。

    我们或许不该质疑这个政策的初心以及合村并居的正当性,如果一切是建立在农民自愿的基础之上,充分保障了农民的宅基地使用权益和房屋的财产权益,无论是允许农户复垦宅基地,或出售因此形成的建设用地指标获利,农民大约都乐见其成。

    但,政府要赚钱,开发商要赚钱,农民没有自主权和决策权,这事要做好,还真难。

    因为本质上,征地权是对财产权的一种剥夺。在征地补偿采取政府定价的法律框架下,地方政府还充当着决策者、组织者、实施者、裁决者的角色。所以,这事要做好,难上加难。

    多年来,中国独特的土地制度是经济高速增长的发动机,中国在利用土地成就“中国奇迹”的同时,形成了独特的以地谋发展的模式。这个模式就是,政府“低价征地---改变用途---转手倒卖”。

    太好用了,以至于一旦经济下行,以地谋发展就成为首选。

    无可厚非。

    但这次玩大了,兜不住了。究其原因,还在于“被拆迁”,“被上楼”,“被合村并居”,一个“被”字,道出多少无奈与屈尊。

    是依法依规还是架空法律?我们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做一探究。

    一、农民法定的“宅基地使用权”被剥夺

    事实:合村并居,就是拆除农民住房、合并原有村庄,建立新型农村社区,让农民集中住进楼房。

    法律:在土地的各项权力中,宅基地权利是一项关乎农民居住权和财产权的重要权力,宅基地制度是一项重要的制度安排和法律保障。这一重要的权利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所昭示:

    第六十二条“农村村民一户只能拥有一处宅基地,其宅基地的面积不得超过省、自治区、直辖市规定的标准。”并且指出“国家允许进城落户的农村村民依法自愿有偿退出宅基地,鼓励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及其成员盘活利用闲置宅基地和闲置住宅。”

    可见,法律容许盘活的是闲置宅基地和闲置住宅。山东的运动在法外之地大做文章,将农民用于居住的宅基地要求腾空,目的是为了换取建设用地指标。涉嫌滥用征地权,剥夺一户一宅的宅基地制度。

    再者,即便是不得不实行合村并居,也可以将农民集中划分宅基地建房居住,而不是一条道的上楼,无视法律,无视农民重大财产权益。

    二、“先补偿后拆迁”的法律规定成为一纸空文

    事实:政府既未出示任何文件,也未告知还建楼房的面积大小和价格如何,只是口头表达被拆房子的标准,最高标准是每平米几百元。老百姓田野搭个帐篷、村边搭个小棚,蜷缩在窝棚里,等着安置楼房建成。

    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十八条“对其中的农村村民住宅,应当按照先补偿后搬迁、居住条件有改善的原则,尊重农村村民意愿,采取重新安排宅基地建房、提供安置房或者货币补偿等方式给予公平、合理的补偿,并对因征收造成的搬迁、临时安置等费用予以补偿,保障农村村民居住的权利和合法的住房财产权益。”

    除了土地管理法,居住权也是宪法保障的基本人权。

    有道是,买个萝卜白菜都要先付钱才拿货,对于农民核心的财产利益,地方政府竟然可以打白条说拆就拆?看看这些蜷缩在简易板房的农民,水电气网取暖设施等都难以保障,此情此景,地方政府如何不面对汹汹民意的声讨?

    三、未能保障法律规定的“原有生活水平不降低”

    事实:农村房屋每平米补贴数百元不等,拆迁补偿款都不够买指定的社区楼房,一般都要自己掏几万至十几万元,掏空了农户口袋里的最后一个铜板,甚至要举债买房。

    有报道有的地方甚至出现了11层的小高层,却没有电梯,让年纪大的农民朋友徒步上楼,这是便民还是害民?

    在有钱人都去住别墅的情况下,强迫农民放弃自家别院进驻厅室楼房,这生活水平是降了还是升了?

    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十八条“征收土地应当给予公平、合理的补偿,保障被征地农民原有生活水平不降低、长远生计有保障。”

    面对越拆越穷的现实补偿,被征地拆迁农户所得拆迁补偿以及政府补贴,应该能够保障其选购合理居住水平的房屋。否则有权拒绝签字,要求提高补偿。

    四、暴力逼签

    事实:媒体报道一些地方,为了逼迫农民进城卖房上楼,农村中的中小学撤并,农村也不给建排水等。对于“无理取闹”的村民,就要“盖帽”,就把他扫黑扫进去,让他孩子无法上学、当兵,以后也不可以贷款。甚至停电、停水、经常修路断路,搞得许多农民无路可走。只好接受被逼城市化的现实。

    法律:国务院590号令第二十七条“实施房屋征收应当先补偿、后搬迁。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采取暴力、威胁或者违反规定中断供水、供热、供气、供电和道路通行等非法方式迫使被征收人搬迁。”对采取停水、停电、阻断交通等野蛮手段逼迫搬迁,以及采取“株连式拆迁”和“突击拆迁”等方式违法强制拆迁的,要严格追究有关责任单位和责任人的责任。

    这里给广大农民朋友提个醒,只要有证据能够证明,凡是在暴力胁迫下签订的协议,均可以在一年时效期间内申请法院撤销已经签订的补偿协议。

    五、程序性权利完全丧失

    事实:2020年5月6日的政策之后,许多村庄都已经夷为平地。农民依法享有的知情权、参与权、听证权全部被剥夺,封闭了程序性权利的救济途径,于法不容。

    法律:政府应当公告补偿方案,农民有知情权;对房屋丈量、评估有异议时,有重新申请丈量、复核的权利;在协商补偿安置过程中,达不成协议的,有申请裁决的权利;有选择补偿方式的权利;多数村民认为征地补偿安置方案不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有申请听证的权利等等。

    其实,《山东省村庄编制规划编制导则》规定了基本的程序要求:

    1、哪些村庄能够被撤并,要由相应群众做出决议;

    2、要充分地征求群众的意见,保障村民的知情权、参与权和监督权;

    3、在公示前必须经过相关集体村民会议的决议,公示的期限不能少于30日;

    4、公示之后,乡镇人民政府要指导村委会组织召开村民会议或村民代表会议,对规划成果进行审议;

    5、审议通过以后,要经过县自然资源局审查同意,然后报批;

    6、报批时并且要附上村民委员会的意见和村民会议或村民代表大会讨论通过的决议;

    7、批准后公示应不少于30日。

    如果能严格遵守这一决议程序,就能够保证村庄的并撤乃是村民的自愿选择,而不是政府单方面的意志强加,也不会导致目前的负面舆情。

    六、回应与回望

    山东省政府新闻办6月17日组织召开乡村振兴新闻发布会,山东省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坚持尊重群众意愿。注重把维护农民权益放在首位......拆不拆、搬不搬、建不建,由农民群众说了算,村民同意率必须达到95%以上才能实施,不搞强迫命令“一刀切”,不能增加农民负担。

    这是一个好的回应。

    但,已经拆掉的乡村,已经倒地的房屋,已经破碎的人心,还能回去吗?

    很多当今的决策者都是从乡村一路走来,不知道在他们心灵的远方,是否还存有一方清明的泉水,那滋养了他们的乡村,是依然被用力吮吸出带泪的沟壑,还是会理当得到反哺的回望?


    上一篇:北京拆迁律师解答拆迁补偿的流程

    下一篇:苟晶:被抢劫的人生,需要呐喊!

    相关文章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律师

    欧阳甫 欧阳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