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拆迁律师

  • 拆迁律师咨询电话13611071003
  • 律师观点

    欧阳甫律师

    联系律师

    • 北京拆迁律师
    • 欧阳甫拆迁律师团队
    • 联系手机:13611071003
    • 电子邮箱:445813217@qq.com
    • 网址:http://www.oyflawyer.com
    • 所属律所:北京市炜衡(广州)律师事务所
    • 联系地址:广州市天河区花城大道18号建滔广场18楼

    公交坠湖之后:建议在全国全面清查拆迁补偿到位情况

    作者:北京拆迁律师 发布于:2020/7/13 19:53:05 

    一个司机,一个方向盘,决绝地将一车无辜的人们拖向死亡的湖底。

    这是贵州安顺公交坠湖视频展现给世人疯狂的一幕。愤怒、揪心、惊恐无不萦绕在每一个人的脑海,挥之不去。当正常生活的安全感被侵蚀,没有人会觉得自己能够置身事外。

    那是2020年7月7日,距今还不满头七,亡者的灵魂应该还在世间盘桓,等着要一个说法。

    首先,我们谴责一切针对平民百姓的犯罪行为,无可饶恕。

    这既不是绝望的奋起反抗,也不是臆想的正义实现,不过是恐怖主义的匹夫之怒,转嫁于更弱者的心理补偿,愚昧而懦弱。

    2020年7月12日,人民日报在今日头条以《安顺通报公交坠湖调查:司机蓄意报复社会》为题,通报了警方的调查情况。

    网上一边倒的评论是对司机泯灭人性的口诛笔伐,但对究竟是什么导致了司机报复社会的行为却鲜有深究。

    而如果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就不能避免第二个第三个蓄意报复社会的事件再度发生。

    这是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的,也不应该为所有人的思维所屏蔽。

    从警方通告的事实中可以知晓,司机2016年离婚,开车入湖发生在4年以后,显然“家庭不幸福,生活不如意”不是本次事件的诱因。

    我们进一步探究邪恶诞生的过程。

    据报道,司机租住其姐姐女儿的房子,名下有一套40平米的自管公房纳入棚户区改造。2020年6月8日,签订《自管公房搬迁补助协议》获得拆迁补助72542.94元。司机另申请一套公租房,未获批。7月7日上午8时30分许,看到该公房将被拆除,遂拨打政务服务热线,对申请公租房未获得且所承租公房被拆除表示不满。

    同日中午发生惨案。

    应当认定,司机报复社会的直接原因是拆迁矛盾无法调和。

    事实上,司机面临的情况是,在该公租房被拆除之后失去居所,而当地的商品房价格在5000元以上每平米。

    试问,地方政府在制定具体的拆迁补偿政策的时候,是否考虑过保证公民的基本居住权?保障法律规定的“原有生活水平不降低”的基本底线?

    社会学家孙立平说,是非、伦理、价值都是以尊严为支撑的,但当尊严得不到有效维护时,沦陷甚至堕落的过程也就悄然开始了。因为没有了尊严,也就意味着堕落没有了代价。

    一个地方拆迁制度的牺牲品,一群为地方拆迁制度买单的殉葬品。苍穹之下,每一个生命都值得珍惜。多一些仁爱之心体贴之意,充分尊重意愿,保障合法权益,悲剧或可避免。

    拆迁矛盾之尖锐由来已久,作为一名为被拆迁人维权的律师,以及自家也遭遇过暴力强拆,我对被拆迁人的无奈委屈与苦痛感同身受,但是无论如何,不能陷入以暴制暴的不归路。当我们要求对方依法补偿的时候,我们也应当依法维权。

    但是,这里面临的常常是正常的诉求渠道被堵死或形同虚设。

    有的是地方政府的门都进不去,靠传达室的人去传话说等回信,然后永远等不到回信;有的是办公室大门敞开随便进,但空无一人或仅有一人,原来都在另外紧锁着的办公楼工作;热线电话永远不通等等各种投诉无门。如不提起诉讼,连对话的机会和对象都找不到,别说是解决问题了,感受不到一点尊严。这些都是实际存在的情况。

    不能不说,越是底层百姓,权益越容易受到侵害,却又越无力反抗。经济上的穷困还不可怕, 可怕的是傲慢的漠视。那种冷,是人性之冷,人心之冷,权力之冷,甚至是制度之冷。

    最后,求诉者不得不在与自身作困兽之斗后,陷入暴戾的黑洞,“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死法”。

    当暴力成为最后的话语权,当越来越多的人用恐怖主义行为来为个人尊严和价值做注解的时候,没有人是安全的。在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提供社会服务的环节中,总有一个坑等着你,防不胜防。

    人并不先天自带暴力的癖好,但当周遭环境对个体进行长期的、持续性的破坏,而这个人又缺少合理的渠道去排解情绪,就在心理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

    弗洛伊德说:攻击性是生命受阻的结果。他认为,人有自由生长,发挥其生命潜能,获取社会认同和尊重的需要,一旦这种需要在某种层面遭遇扼杀,甚至是反复扼杀,那么一个人就会积蓄并展示他的破坏性。

    最下阶层的人数总是最多的,而每个人占有的财富又极少,如果再被掠夺到几乎失去基本的生存底线的时候,道德底线的下沉就没有底线了。

    前段时间知乎上有个热搜“如果高考时考场学霸突然疯了站起来念答案怎么办?”

    当时有人评论:如果高考考场监考老师突然疯了把卷子撕了怎么办?

    如果奶粉厂家疯了拼命添加三聚氰胺怎么办?

    如果疫苗厂家疯了拼命生产假疫苗怎么办?

    如果外卖小哥疯了拼命往外卖里投毒怎么办?

    如果司机疯了拼命把车往湖里开怎么办?

    如果......

    这可能吗?当然,只是好彩这次没发生在你我身上。

    所以,最大多数人的底层也是社会的蓄水池,减压阀,稳定器,温柔乡,更是组成国家的最大基石,一旦溃败,不堪设想。

    反观征地拆迁领域,由于地方政府的利益纠缠其中,在补偿政策和具体操作上突破法治底线的问题尤其突出,压低补偿不补偿少补偿、多年不还建让老百姓在外租房长达10年以上的也不在少数,这些问题建议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一次大的清查,以保民生保安定。

    因为,众生共业,大家都在同一条船上,如果一个人疯了,所有的人都危如累卵。

    所以,敬畏每一个生命,善待每一个生命。

    逝者安息!


    上一篇:苟晶:被抢劫的人生,需要呐喊!

    下一篇:严肃点,读《平安经》别笑场

    相关文章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律师

    欧阳甫 欧阳甫